首頁>新聞中心>新聞動態
李强:以科技創新為引擎,打造深圳杭州新型財富管理雙中心
資訊來源:证券时报發佈日期:2017-11-04

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   李强 

財經網訊“我國社會主要衝突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等、不充分發展的之間的衝突。這個美好生活一定也包含著對日益增長的財富,對財富的管理一種需求,囙此,區域性的財富管理中心的發展有著一個非常好的基礎。深圳和杭州具有很多的共性,特別是在應用科技創新方面,可以令財富管理的擴展更大的廣度和深度,將科技創新為引擎,打造財富管理新中心。”,11月4日,前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强在“2017杭州灣論壇——新時代新金融新經濟”上如此表示。
 
李强認為,就傳統意義的財富管理而言,財富管理行業發展潜力巨大。全國的高淨值人群大概超過1500萬人,預計超過100萬億美元,就財富行業發展佈局來看,全球是三足鼎立,北美、歐洲、亞太。亞太地區主要的增長集中在中國,按照這個速度,預計再有兩年時間,總量上將超過日本,成為亞太財富管理行業高淨值人群最多的區域。就中國大陸高淨值人群的分佈來看,主要是在北京和東南沿海。深圳、杭州具備打造財富管理的一個基礎性條件。
 
針對深圳、杭州在建立一流財富管理中心上存在的共同優勢,李强認為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都具備財富管理行業的基礎優勢。廣東和浙江分別擁有著非常強勁的經濟總量,又是高淨值、經濟體量最大的省份,這個就為財富管理行業的急劇發展提供一個很充分的需求;而且兩地的金融機構非常集中,專業性強,也為財富中心發展提供了優勢。
 
二是這兩個都市都比鄰國際金融中心,有非常强的區域優勢。珠三角、長三角本身就是國家的經濟中心,兩大經濟主體的經濟非常活躍,創新能力非常强,產業配套的能力也很突出,而且在這兩個區域經濟中心,都有兩個金融中心。
 
三是金融科技領域的獨特優勢,是這兩個都市所獨有的。分析財富管理行業有兩大新的趨勢,一個是投資者的需求日趨多樣,對定制化、全球配寘、另類投資、財富傳承以及社會影響力投資的概念越來越重視。第二個趨勢是,金融科技對財富管理的格局發揮著重要的影響,包括大數據的應用等等。深圳、杭州兩個都市在互聯網協力廠商支付領域,共同建立了全球領先的優勢地位。
 
四是美麗宜居的都市魅力的優勢,也是兩個都市所獨有的。財富管理行業的發展需要綠色宜居的環境,這無疑是區域管理中心的一個獨特魅力,深圳、杭州都是在各自建立自己的綠色宜居的財富管理區。
 
以下為李强發言實錄:
 
剛才我覺得王主任介紹了杭州的情况,我覺得有很多觀點,都非常的認同,我們也特別覺得杭州的這種政策,杭州所做的這些佈局,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而且,我覺得也有很多的共鳴。
 
我想首先提出我的觀點,以科技創新為引擎打造深圳、杭州新型財富管理的新中心。
 
我們國家很多地方都提出來了要打造財富管理中心,我們也認為在全球範圍內財富管理具有非常巨大的發展潜力。總書記在十九大提出的我國社會主要衝突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等、不充分發展的之間的衝突。這個美好生活一定也包含著對日益增長的財富,對財富的管理一種需求,囙此,區域性的財富管理中心的發展有著一個非常好的基礎,在這些都市中我覺得深圳和杭州,具有著很多的共性,特別是在應用科技創新方面有非常好的基礎,可以令財富管理的擴展更大的廣度和深度,服務於更多的福斯,所以我覺得我們這兩個都市具有著條件,將科技創新為引擎,打造財富管理新中心的提法。
 
這是我的觀點。
 
我想首先就傳統意義的財富管理而言,財富管理行業發展潜力巨大,從全球範圍來看,我們把這種可投資超過一萬美元作為一個標準來看,全國的高淨值人群大概超過了1500萬人,預計到應該超過100萬億美元,所以這個行業發展前景非常廣闊。就財富行業發展佈局來看,全球是三足鼎立,北美、歐洲、亞太。就十幾年發展的變化來看,歐洲其實是在走下坡路,北美有一個小幅度的增長,原來是26%現在到28%,亞太增長是最驚人的,由原來的21%增長到30%。亞太分析主要的增長集中中國,按照這個速度來看,預計再有兩年時間,總量上來說,我們的超過日本,成為亞太財富管理行業來看,高淨值人群最多的區域。就中國大陸高淨值人群的分佈來看,主要是在北京和東南沿海。如果我們再細分來看,廣東大概是總量是第一,最大然後是上海、浙江和福建,這條沿海地帶的這樣一個佈局。
 
所以應該說,深圳、杭州應該說具有打造財富管理的一個基礎性的條件。
 
這是我覺得第一點。
 
第二點,深圳、杭州具有著建立一流財富管理中心共同的優勢。表現在這麼幾個方面:一是財富管理行業的基礎優勢都具備。廣東和浙江分別擁有著非常強勁的經濟總量,又是高淨值又集中,經濟體量最大的省份,這個就為財富管理行業的急劇發展提供一個很充分的需求,而且兩地的金融機構非常集中,專業性強,也為財富中心發展提供了優勢。我們的從私募投資基金來看,我們也可以看到北京、上海、深圳,這三個都市是大概各自占到了20%,緊隨其後就是浙江省。應該說,這兩地的創新企業也特別多,股權投資非常活躍,上市公司或者說新興的一些上市的儲備型的企業都非常多,這些都為財富管理行業的急劇發展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基礎。
 
二是這兩個都市都比鄰國際金融中心,有非常强的區域優勢。珠三角、長三角本身就是國家的經濟中心,兩大經濟的主體,他們經濟非常活躍,創新能力非常强,產業配套的能力也很突出,而且在這兩個區域經濟中心,都有兩個金融中心。上海作為我們國家的金融中心,我覺得滬、杭同城化為杭州帶來了發展財富中心的一個機遇。深圳本身也是一個創新的都市,他邊上有一個香港,所以香港同城化的融合發展,粵港灣中心的提出,也為深圳發展財富管理中心提供一個巨大的機遇。
 
這種模式在全球也是具有先例的,就是在一個大的金融中心旁邊形成一個財富管理中心,這個也具有一些共性的元素。
 
三是金融科技領域的獨特優勢,是這兩個都市所獨有的。我們如果分析財富管理行業有兩大新的趨勢,一個就是投資者的需求日趨多樣,主要表現在第一服務的對象原來我們財富管理都是高淨值人群的,現在開始要越來越重視對福斯的財富的需求,對定制化、全球配寘、另類投資、財富傳承以及社會影響力投資的概念越來越重視。第二個趨勢,金融科技對財富管理的格局發揮著重要的影響,包括大數據的應用等等。金融科技恰恰是用來解决財富管理所面臨的需要擴展它的深度和廣度,這種需求最好的工具。深圳、杭州兩個都市在互聯網協力廠商支付領域,共同建立了全球領先的優勢地位。我相信支付的革命也將推動財富管理行業的革命,所以這也是我們兩個都市的獨特優勢。
 
四是美麗宜居的都市魅力的優勢,也是兩個都市所獨有的。
 
財富管理行業的發展需要綠色宜居的環境,這無疑是區域管理中心的一個獨特魅力,深圳、杭州都是在各自建立自己的綠色宜居的財富管理區,特別剛才介紹的特色基金小鎮,玉皇山基金小鎮成為中國的一個基金小鎮的典範。我們前海基金小鎮也是開闢了一個,在一個覈心商務區建設一個綠色基金生態圈的先例。
 
所以,兩個都市具有著非常共同的優勢,對於打造新興財富管理中心,我也有幾點思考:
 
一是深圳和杭州如何利用已有的優勢打造新興財富管理中心呢?一是誠信體系的打造至關重要,因為財富管理本身就是一種信託關係,需要建立在充分信任的基礎上,只有金融安全才有金融創新,所以在金融改革新的形勢下,如何利用科技手段,借助新興監管為金融安全保駕護航。
 
我特別認同王主任提出的對於在監管方面的舉措,我們前海也在這個方面做了一些探索,我們始終認為,我們一定要有能力在金融這種科技創新發展過程中,有能力把那些違規行為、違法活動能够識別得出來,這和傳統金融確實是不一樣。傳統金融有一行三會在進行嚴格的監管,有嚴格的進入的門檻和日常的監管,新興金融沒有門檻但是它又具備著全部的金融的内容。
 
其實,任何時候,金融從來沒有過放鬆管制的一個需求,金融本來它的内容就要求著一定要對他進行嚴格的嚴管。當然這種嚴格的監管不是一下子打死,是希望我們的監管能力識別,去裡面找出來壞分子。
 
同時要對於這個行業中的誠信的機构,合規的機构,要能够有服務,所以這個監管和服務對我們的地方金融監管部門來說是一個絕對的新課題。
 
二是政策。政策我覺得包含兩個方面,一方面就是剛才主任講到的,優惠政策、吸引政策,就是能够給我們的機构和我們的從業人員更多的吸引力,能够形成凝聚的,集聚力量,把大家集聚過來。
 
我們各個城市之間相互都在學習,相互都在競爭,我覺得也挺好的,有競爭我們這個市場主體才能有更多的,得到更多的實惠。同時我們的政策還在於我們各地應該共同的去努力,特別是對我們深圳和杭州來說,這兩個都市,應該共同努力推動製定更有利於財富管理行業發展的相關政策。
 
我舉幾個例子,比如全球資產配寘,這是財富管理行業必須要走的一條路,如何解决資金跨境的相關的限制性的政策,怎麼去闖出一條路來?這是給我們出的一個共同的題,需要我們共同去解决的。再比如說財富傳承所必須的法律保障的政策,我們的信託法是信託公司法,這種方面的法律體系對財富管理下一步的發展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再比如,要豐富基礎性金融資產,就必須要把產品創新和我們現在所要求的風險防控進行平衡。這個我覺得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難題,一方面我們能够進行財富管理的產品的供給是不足的,但另一方面,我們的金融創新又如何能够合格、規範、符合監管,這種平衡永遠是一個難題。
 
再比如,我們如何降低老百姓在財富管理中存在的不懂金融產品的多重徵稅的問題,等等這些都是我們共性的難題,需要我們去解决。特別是政府部門更應該在推動政策創新上做努力。
 
三是科技,既然是新興財富管理中心,科技創新就應該成為我們的一個最大的,最突出的特點,阿裡和騰訊這兩大互聯網巨頭,以互聯網的第三支付為基礎,創造出來了既是是現在最發達的經濟體都非常仰慕的中國的金融成就,這是一個基礎性的創新,在這個基礎性創新之後,為眾多的金融創新打開了大門,財富管理也應該獲得長足的發展。財富管理不再僅僅是對高淨值人群的服務了,應該是能够讓更多的普通人得到專業服務。這個不僅僅是對普通福斯的福音,我覺得也是財富管理行業面臨的一個巨大的機遇。
 
所以,我覺得深圳、杭州,兩個都市應該攜起手來,致力於打造出在全球範圍內都凸顯科技創新特色的新興財富管理的雙中心。
 
這是我的建議,謝謝!

上一篇:前海金控深入學習貫徹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
下一篇:前海金控攜私募基金資訊服務平臺建設成果亮相第十一届深圳金博會